筆趣閣 > 我的貼身校花 > 10441漂亮的眸子
  聽到唐宇的詢問,水蕓紅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苦澀的笑容。

  “其實我已經很懷疑,唐宇道友你來到我們云河雪山的目的了!”

  “哦!?”

  唐宇微微一愣,自己問的可是夏詩涵的下落,怎么水蕓紅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?

  “唐道友的陣法水平,我已經了解。你肯定已經看出來,我們整個云河雪山其實就是一個大陣。再加上你對我們水仙尊者,如此的了解。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我們云河雪山的這個大陣。”

  “是!我確實發現了!”

  唐宇也沒有再隱瞞,直接點頭承認了。

  “但,這和你懷疑我有什么關系呢?而且我問的是你們水仙尊者的下落,可不是這些!”

  “其實,我能在云河雪山深處,與你們見面。就是因為發現這個大陣,出現了問題。但是在我們到了過去之后,卻沒有任何的發現。我很懷疑大陣出現問題,其實就是因為你。只不過在我們到來之前,你就把所有的問題解決了。”

  水蕓紅的表情顯得十分的復雜。

  “可以這么說吧!”

  唐宇倒是沒有再裝模作樣,欺騙水蕓紅。

  “那你也一定知道,我們整個大陣現在和當初剛布置下來的時候,產生了巨大的變化。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們修葺一番?”

  “你當這是建筑啊?還能修葺一番?!”

  唐宇的臉上露出很是無語的表情。

  “難道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大陣,隨著時間的流逝,而徹底的毀滅嗎?”

  唐宇的話,讓水蕓紅臉上的表情,變得更加的難看了。

  身為水家的一份子,水蕓紅這么多年都致力于,修復他們云河雪山大陣。

  可是現在,一個對他們水家老祖宗如此了解的人,都告訴他們這個大陣,已經無法被修復了。

  這讓她瞬間迷茫起來,再也沒有了希望。

  一雙漂亮的眸子,漸漸的灰暗下來,看起來好像沒有了靈魂一般,那么的無神。

  “什么情況?”

  看到水蕓紅的變化,唐宇的臉上露出一絲疑惑。

  他實在想不通,不過就是一個云河雪山大陣而已,哪怕是無法修復了,也不至于讓水蕓紅變成這樣吧?

  而且我只是說這東西不能和建筑一樣修葺,但沒說不能讓它改變吧?

  當然,最主要的原因,還是因為唐宇已經知道云河雪山大陣的恐怖。

  以他現在的修為,哪怕他擁有十分高明的陣法水平。

  但想要將其完全的恢復到巔峰狀態,至少也需要花費十幾年的時間。

  為了一個大陣,花費十幾年的時間,對于唐宇來說完全不值得。

  可是看到水蕓紅的樣子,唐宇一時間又有些遲疑了!

  “水長老,你既然知道云河雪山大陣,那么一定也很清楚,云河雪山大陣,其實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大陣。

  當初你們老祖宗,布置這個大陣的時候,應該實力非常強大吧!

  就憑咱們現在,想要將它恢復過來!

  哪怕不是恢復到巔峰,你覺得有可能嗎?”

  聽到唐宇的話,水蕓紅的雙眸中,瞬間恢復了一絲光彩。

  “你是說,我們其實還是能夠恢復這個大陣的。單純的,只是因為我們自身的實力不足?”

  水蕓紅語氣無比的急促,那急切的模樣,好像看到情郎的小女人似的,恨不得直接撲到唐宇的懷中。

  “話雖然是這么說,但是你也別激動啊!”

  水蕓紅下意識就向著自己撲過來的動作,唐宇的臉上露出很是尷尬的神色。

  水蕓紅好像也意識到自己的舉動好像有些太過了。

  臉上瞬間現出一片紅暈。

  “我……我只是太激動了!”

  水蕓紅羞澀的說道。

  “我能理解,不用解釋太多!”

  唐宇笑道。

  “能不能先幫忙把褚芊救治一下,她的情況好像有點嚴重了?”

  “嚴重?不應該啊!她明明只是被冰封起來了,怎么會顯得很嚴重呢?”

  水蕓紅立刻對褚芊進行了檢查。

  查著查著,她突然醒悟過來,唐宇這么說不過是給他一個臺階下罷了,故意轉移了話題而已。

  “你們跟我來吧!她的情況不是特別嚴重,應該很快就能恢復了!”

  水蕓紅都忘記了,她帶著唐宇過來的目的,是想要幫他們安頓一下。

  唐宇可沒有在這里長住的意思,所以也沒有提醒,欣然跟在水蕓紅的身后,向著目的地走去。

  沒過多久,眾人來到一個巨大的爐鼎旁。

  爐鼎非常的高,足有三層樓那么高。

  建造在一個更加龐大的,好似演武場一樣的建筑內。

  “就是它了!”

  水蕓紅指著眼前的爐鼎說道。

  “這東西能夠讓褚芊被冰封的情況恢復?”

  唐宇的臉上,露出詫異的神色道。

  “確實如此!”

  水蕓紅肯定的點了點頭,說道。

  “你別告訴我,到時候就是把褚芊放在里面灼燒!”

  唐宇的臉上,露出一抹無奈的苦笑,同時又忍不住開了一個小小的玩笑。

  可是,唐宇卻沒有想到,聽到他的話,水蕓紅的臉上,竟然露出了無比驚詫的神色,而后不自然的點了點頭,說道:

  “你猜的不錯,確實是這樣來冰封她的身體。”

  “這……”

  唐宇頓時更加無語了。

  褚幽也露出了慌亂的神色,忍不住開口說道:

  “你確定是要幫我妹妹解封,而不是把她當成材料煉制成丹藥?”

  “怎么會呢?”

  水蕓紅雖然知道,眼前的東西,看起來確實有些不靠譜,可是她絕對沒有欺騙唐宇一行人的意思啊!

  “我說的都是真的,這東西還是我們老祖宗留下來的。”

  水蕓紅說道。

  “水仙尊者?”

  唐宇問了句。

  水蕓紅肯定的點點頭。

  “既然如此,那應該就沒有問題了!”

  唐宇看向褚幽,笑著說道:

  “咱們應該相信這位水仙尊者!”

  已經從玄月殺的口中,知道唐宇和水仙尊者的關系,褚幽就算不愿意去相信,肯定也不能剝了唐宇的面子。

  只能點了點頭,又問了一句:

  “那我想知道,這東西,如果是正常人進去,有沒有什么危險?”

  “你想陪你妹妹一起進去?”

  唐宇瞬間明白了褚幽的意思,直接問道。

  “是的!我還是想做兩手準備,萬一出現什么意外,我也能第一時間,帶我妹妹脫離險境!”

  褚幽這次沒有猶豫,很直白的和唐宇說道。

  “行吧!”

  唐宇撓撓頭,看了一眼水蕓紅,說道:

  “這東西,既然只有解除冰封的功效,應該不會對正常人,有什么影響吧!”

  “沒有的。”

  水蕓紅看了褚幽一眼,神色有些猶豫的說道:

  “雖然沒有什么影響,可是還是有點問題存在的。”

  “什么問題?”

  唐宇和褚幽,異口同聲的問道。

  “可能會覺得難受。”

  水蕓紅說道。

  “只是一點難受嗎?那我抵抗的住!”褚幽舒了口氣,立刻篤定道。

  “你自己小心點,如果實在抵抗不住,就直接出來便是了。我相信,這東西肯定不會傷害到你妹妹的。”唐宇還是愿意選擇相信夏詩涵留下來的這個爐鼎。

  褚幽看了一眼唐宇,心中頗有些苦澀,但是最后還是沒有說什么,點點頭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11选6有多少组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