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至尊劍皇 > 第二六二一章 巨溝秘藏

第二六二一章 巨溝秘藏

  “這并不奇怪,【寂淼戰場】深處的巨溝,充斥著詭異的禁制,就算是半步巨頭的力量,也會遭到壓制。其實,除去巨頭之外,誰也不敢保證,能夠進入之后,又安然離開。”

  仲殿主這般說著,道出當年那樁慘案,那位半步巨頭級強者進入巨溝,先是遭到那里的禁制壓制,無法發揮七成以上的實力。

  再加上,眾多邪物強者埋伏在那里,布置了重重絕殺之局,終是將那半步巨頭級強者襲殺。

  這一事件,震動了整個【永亙廢土】,也讓人們明白,這種巨溝的恐怖,并非是單純依靠力量,就能夠安然進出的。

  除非,自身的力量境界,達到了準巨頭那樣的層次,才能夠不受里面的禁制壓迫,安然進出。

  秦墨、銀澄等都是咋舌不已,想到之前,在那條巨溝中發生的事情,看來還是己方相當幸運,那里的禁制壓力并不強。

  正在這時——

  寂隊長停了下來,找到了進出的一條路線,立時招呼眾強者,從一個方位進入巨溝,一道道身影隨即消失不見。

  轟隆……

  四周迷霧席卷而來,伴隨著巨大的威壓,還有空間更迭的動蕩,讓秦墨感到一陣氣窒。

  這樣的情況太罕見了,在他空間之道有成后,尚是第一次遇到,也讓他明白,這條巨溝與此前的不同,確實充斥著種種兇險。

  隨即,迷霧散去,一座座山巒浮現,延綿在一起,仿佛是一片樂土,充斥著一種安寧的氣息。

  “小心。這里充斥的力量波動太混亂,不要掉隊。”寂隊長出聲警告。

  沉殿主抬手,纖手揮動之間,一縷縷光幕擴散開來,四周的景象也隨之變幻,出現了無數逆亂的氣流,那是種種玄奧之力交織在一起的亂流。

  前方,無數逆亂的氣流形成了一張巨網,若是一頭撞進去,就如同落入蛛網之中,再也難以脫身。

  想要深入,需要從蛛網的縫隙中前進,不斷靠近那片山巒。

  “嗯?”

  秦墨一愣,感受到百寶囊中,那枚【波虛靈鈴】產生了一絲震動,似是受到這片山巒中,某種氣息的影響,竟是開始激活了。

  這樣的變化,讓秦墨有些驚喜,說不定能因此,發掘出這枚【波虛靈鈴】更多的功能。

  良久——

  一眾強者們終于來到這片山巒前,寂隊長拿著那面古鏡,其中顯示那座神塔的位置,就在這其中。

  “走。在那里。”寂隊長道。

  嗖嗖嗖……

  一道道身影飛掠,迅速提速,朝著一座山巒而去。

  片刻,眾強者又是紛紛停下,懸浮于空,緊盯著這座山巒,在沉殿主的探查之術下,可以看到山巒中,有著一片光幕覆蓋,籠罩了一片區域。

  “就是那里,這家伙真的好算計,竟然進入了一處秘藏中。”寂隊長咬牙切齒,氣得直跺腳。

  這條巨溝中的秘藏,毫無疑問,皆是驚世秘藏,想想之前秦墨的收獲,就可見是多么驚人。

  可是,同樣的也無比兇險,想在這里面找到那座神塔,等于要在這處秘藏中,找到最終的寶藏也差不多多少。

  不僅如此,還要面對一名無上黑靈體,著實是困難重重。

  “這下麻煩了!”

  “單是秘藏中的禁制,就已經很可怕,若是再與那無上黑靈體沖突,那更麻煩了。”

  一眾強者們臉色很難看,但是,事已至此,也不得不進去了。

  隨即,一道道身影掠起,在寂隊長的帶領下,沖入那座山巒中。

  轟隆……

  一進入山巒,周圍景象立時突變,一座座巨門聳立,鎮守在這座山巒的四方。

  每一座巨門上,都泛著無比玄奧的光紋,散發著令人膽寒的氣息波動。

  “這處秘藏不簡單!”

  宗大人沉著臉,提醒一行同伴們注意,“這樣的門戶,我曾在一個傳聞中聽過,相當于每一座門戶都有著莫大的兇險,就算是界使境強者深入,也很可能出現意外。”

  傳聞中,這樣類似的門戶,其通向的地方有很多,若是不慎在里面迷失,就算是界使境強者,也未必能夠安然出來。

  嗖嗖嗖……

  沉殿主揮袖,漫天水之玄奧流轉,化為一道道印記,印在一行同伴身上,彼此產生一種奇妙的聯系。

  “如果迷失,只需要啟動印記,就能夠遭到最近的同伴。不容易出現意外。”沉殿主說道。

  秦墨驚嘆不已,這就是與界使境強者隨行的好處,不需要太擔心自身的安全,哪怕是再兇險的地方,也有解決之法。

  做完準備工作,眾強者掠向其中一座門戶,如同鉆入一個湍急的亂流中,若非是沉殿主的水之印記,真的會有同伴走散了。

  也不知過了多久——

  秦墨來到這座山峰的腳下,回頭看去,那座門戶已是關閉,找不到回去的路了。

  四周,一股無與倫比的壓迫席卷而來,秦墨感到體內的力量運轉,開始滯澀起來,無法發揮全部的力量。

  “這就是壓制力量的禁制么?至少壓制了我四成的實力。”秦墨暗驚不已。

  事實上,這還是秦墨擁有驚世之力,并沒有遭到太大的壓制,其他同伴被壓制的更多。

  包括寂隊長在內,實力至少被壓制了五成,銀澄、胡三爺就更多了,只能發揮出四成的實力。

  這樣的事情,讓一眾同伴們有些擔憂,在這樣的情況下,如果遭遇強敵,那就有些不妙了。

  不過,卻也是并不需要擔心,各大殿主、隊長級強者,都有著特殊的手段,若是遭遇真正的強敵,能夠暫時發揮全部的實力。

  對此,銀澄、胡三爺就有些心中打鼓,兩個家伙的真正境界,終究沒有到界使境,實力被壓制的如此厲害,真若遇到兇險,那就不太妙了。

  這時,秦墨的百寶囊中,那枚【波虛靈鈴】震蕩,竟是開始運轉,強行吸收其體內的血氣之力,在鈴鐺中形成了一個鈴芯。

  而后,這枚神鈴晃動起來,卻是沒有一絲聲響,而是有一股力量溢出,竄入秦墨體內,使之被壓制的力量,自然恢復了。

  “【波虛靈鈴】,竟還有如此能力!”秦墨又驚又喜。

  如此一來,若是遇到強敵,他就能以全力應戰,反而是其他侵入者,實力都遭到了壓制,此消彼長,他則是占據極大的優勢。

  “這樣的能力,能不能給其他同伴施展……”

  這一念頭產生,【波虛靈鈴】一陣晃動,又產生了一股力量,悄無聲息的竄入銀澄體內,使之被壓制的力量恢復。

  這狐貍表面很平靜,暗中卻是驚駭不已,沒想到這枚神鈴竟有如此的力量,實是神奇。

  不過,秦墨而后發現,這枚神鈴的能力,只能給一個同伴施加,胡三爺則是無法享受到。

  “這老頭也不需要,反正他也不靠自己的力量。”銀澄傳音嘀咕。

  胡三爺吹胡子瞪眼,卻也無力反駁,若是真遇到危險,也確實不靠他自己,而是依靠無上圣袍的力量。

  有【波虛靈鈴】相助,秦墨的底氣頓時足了不少,一眾強者們沿著山路,不斷深入,尋找那座神塔的下落。

  呼……

  寂隊長手中的古鏡,忽然暗淡了下來,讓其不禁嘆息一聲,在這樣的地方,就連追蹤之術也遭到了壓制。

  然而,就在這時,前方的視野開闊起來,一片光幕浮現,正是此前在遠處,看到的那重重光幕。

  “這……,那座神塔沒找到,竟然先找到了秘藏之地的所在。”

  “那也未必,說不定那無上黑靈體就躲在這里面,伺機暗算我們。”

  一眾強者很快發現,他們猜錯了,這里面不會有無上黑靈體,因為一次只能允許一人進入。

  :。:
11选6有多少组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