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盛世婚寵:老公送上門 > 2202:敢不敢賭一局?

2202:敢不敢賭一局?

  “我,江瑞軒。”

  果然是他,榮小妹嘆了一口氣:“你是不是豬?誰叫你打人的?剛從局子里出來吧?打算怎樣?”

  “沒打算怎樣,”江瑞軒頓了頓:“謝謝你讓律師過來保釋我。”

  律師?榮小妹愣了愣,轉念一想可能是爺爺做的:“ok,那你得好好聽律師的話,不然這事情被告進去了,你可得要坐很久的牢。”

  “可能吧。不過我想我應該不會坐牢的。”

  “為什么?”

  江瑞軒笑了笑:“如果有人想我坐牢,就不會派律師過來了。”

  “哈!”榮小妹沒好氣的說:“我爺爺很不喜歡你,你好自為之。”

  “很多人不喜歡我,我知道你爺爺會說我什么。”江瑞軒自嘲一笑:“說我故意接近你諸如此類。結果就是我想攀你的高枝。”

  榮小妹動了動唇,話到嘴邊一抹感覺突然上了頭。

  未來榮氏所有的生意都是歸她的,爺爺肯定絕對想找個優秀的男人配起她。不但是為了她,還是為了榮氏以后的基業。

  像她這種大家族的孩子,一般都是政治聯姻。然后兩個人貌合神離的過一輩子。他玩他的,她玩她的。可能兩個人在外面都有一堆的三四五六七個人。

  這樣的婚姻生活真的好嗎?就為了家族生意?

  榮小妹瞇了瞇眼,她想起前幾天爺爺問她關于結婚的人選,假設她要是和江瑞軒在一起,爺爺肯定不喜歡,接下來必定有很激進的做法。可能會把這個男人直接害死……

  但是,她對這個男人有種特殊的感覺,她總認為他能扛得住。扛得住整個世界對他的偏見,扛得住一切!

  “江瑞軒,我和你打個賭。你敢不敢?”

  “我只有命一條,無牽無掛的,有什么不敢?”

  “敢不敢愛我,而且是一往無悔的愛?”

  這話一出,手機對面一片沉默。

  過了好一會,榮小妹笑了:“我還以為你有多大能耐呢,剛說的不敢,現在沉默了。”

  手機那頭聲音一片深沉:“你想錯了,我擔心的不是我,是你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擔心你不敢愛我。我擔心你會后悔。”

  榮小妹眼睛一瞪,江瑞軒這句話,像一把尖刀似的,一下子正中她的心!

  就算他敢,她真的敢嗎?萬一爺爺對她做出她想不到的事……就像將她禁足一樣。

  “要是你和我在一起,你再次被禁足,甚至被榮家除名,被逼著過一些平民生活的日子,你敢嗎?”

  榮小妹咬著下唇,江瑞軒說的這些很有可能會發生。

  “你只要回答我,你敢還是不敢?”

  “敢!”榮小妹坐了起來,閉上眼睛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:“我敢!沒什么難得倒我!我是榮家唯一的繼承人,就算爺爺要懲罰我,也不可能懲罰我一輩子!”

  “嗯……是這樣沒錯。”

  “你只要回答我一個問題,要老實的回答我這個問題。”

  “好,你說。”

  “你是不是故意接近我的?”

  手機那頭頓了頓,江瑞軒輕輕一笑:“那你怎么不說,那天你是見我帥,故意撞到我懷里的?”

  榮小妹翻了一個白眼:“老實回答問題!”

  “在那里出入的都是達官貴人,你撞入我懷里的那一刻,我已經很明確的知道你是個千金小姐,有錢人。你跟我是有區別的,那一刻,如果有愿的話,我想跟你做個朋友

  。至于你說的攀高枝……有些這樣的心情。畢竟我是社會最底層的人,我想要我以后功成名就,出人頭地!”

  榮小妹眸里掠過一抹亮光,這個男人挺有趣的。她欣賞有野心的人,因為她也是同樣一類型的人:“ok。你好好休息。明天有空的話陪我出去逛逛。瑞軒哥哥。”

  突如其來的親昵稱呼,讓江瑞軒有些錯愕,隨即他輕輕一笑:“好,我的好小妹。晚安。”

  掛斷了線,江瑞軒將手機扔得老遠,搖了搖杯里的人頭馬,然后一喝而盡。

  榮小妹,你知不知道你在玩火?

  只是這場火,遲早都會燒起來,然后燒毀一切,所有所有的一切。

  ……

  “計氏的股票這幾天都是平穩狀態,好像有種不會再掉下去的狀況。”夏凝手里拿著玩具,擦了一遍又一遍。

  看得易云睿眉頭微皺:“老婆大人,玩具里面有什么嗎?為什么要擦拭這么久?”

  夏凝動作微微一頓:“沒,沒什么。只是習慣性動作而已。”說著,夏凝放下了玩具:“卡羅琳,把小玩具帶去給小龍和小鳳玩吧。”

  “是,主人。”

  易云睿靜靜的看著自家愛人:“是不是發生了些什么事?你這陣子好像都有心事。”

  “有啊,我當然會有心事了。”夏凝伸了一個懶腰:“沒心事的話,我就是死人了。”

  說到‘死’這個字,易云睿臉色一變:“以后不許再說那樣的話!不能再那樣說知道嗎?”

  易云睿的反應有點出乎夏凝意料,她分明的感受到丈夫的擔心害怕。她就只是開了個玩笑而已:“好好好,我以后不說了。看你擔心的。”

  “老婆大人,”易云睿握緊妻子的手:“以后我們都說好話,不要說不好的話,我們都要積極向上的,開開心心的,好不好?”

  “好,我知道了。我剛才在說著計家的事呢,理事會的人出手了?”

  “助理溫先生未在醫院出現過,就算理事會出手,也不是當面交易。”

  “所以你說的,理事會的人在觀望?”

  “可以這樣說。不過理事會應該不希望計氏出事。計氏一旦出事,理事會內部的平衡會被打破。到時候瓜分好的市場會再次陷入混亂。當然有居心的人,會不擇手段整垮計氏。就看誰會是最后的勝利者。”

  “溫先生是理事會的助理,理事會有多少像這樣的助理?”

  “據調查知道的,四個,各為其主。明爭暗斗。平時理事會各個大股東相安無事,到必要時還是要看能力說話的。”

  “計氏已經不在理事會了,計氏原來的那一份產業,應該很早就被理事會里面的人分攤了吧?”

  “是,這也是當年計氏夫妻離開理事會的條件。”

  夏凝想了想,突然腦海一抹念頭飛過:“不好,糟了!現在理事會重新和計氏談條件,是不是想拉計氏進去,然后實現新一輪的分配?”

  “有這種可能。但理事會里面的都是人精,也不一定會讓計氏重新進會。有些人會顧忌,有些人會渴求。但是計氏家業這么龐大,萬一真被誰拿到份額多的,無疑就是新一輪的帶頭大哥。”

  “所以溫先生的出現,只是聯系計氏。起碼不讓計氏倒下,因為肥水不流外人田。”

  “是這個意思沒錯。所以我說,古洛君動了不該動的奶酪。”

  “古洛君是商會主席,他不知道理事會的事嗎?”

  “他知道,只是他可能想不到理事會會出來干涉。他想的比理事會更

  直接,就是要吞了計氏這份肥肉。”

  “所以古洛君不收手,理事會就會有人做事了?”

  “是。所以我們保護好計氏家族的人就好了。”

  軍醫總院。

  計權的氣息比起昨天來說,蒼白了不少。這讓計利心里一緊!

  他坐到病床旁邊,看著氣息越來越差的大哥,開了口:“我知道我這個時候過來不合時宜。但是我想弄清楚一件事情。對于理事會,大哥你抱什么態度?”

  計權眼眸一沉,沒有開口。

  “我知道大哥你不想討論這問題。但是現在二姐已經出去了。你可能隨時昏迷,計家清醒的男人就只有我一個。以防萬一,你能不能給我個提示?”

  計權看向計利:“我剛受重傷昏迷的那幾天,聽說你失蹤了?”

  計利愣了愣:“呃,嗯。”

  “你去哪了?”

  “……我……”計利很不自在,欲言又止。

  “你去找莉音了對嗎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不用說話,大哥清楚。然后呢,找到了嗎?”

  “莉音主動出現過,我問了她好些問題,她只給我一個答案,她是古洛君的人。”

  “然后你應該又去找古洛君了?”

  計利咬著牙,他在掙扎著,極力的安穩著自己的情緒。

  “古洛君向你開了什么條件?”

  “大哥,我是想把莉音找回來。至于古洛君開什么條件,我不清楚,更加不知道怎么和他打交道。那個人城府很深,我連莉音怎么變成他的人我都不清楚!大哥,我真的很失敗,真的非常失敗!”

  計利這番話,聽得計權心里緊揪著,看著計利痛苦不堪的表情,他有些艱難的伸手,輕輕拍了拍他肩膀:“錯不在你,也不是你的錯。錯得最多的人是我。身為計氏當家的,我沒保護好你們,更加沒保護好計氏。現在古洛君拿捏著莉音,就是想拿捏你。想控制你。我跟你說,就算你屈服了,你也尋不回莉音。起碼尋回來的已經不是當初的莉音。或者說,這個才是真的莉音。一直以來,她只是在利用你而已。”

  計利閉上眼睛,有些話聽來就是萬箭穿心!

  他深深的愛著她,他一切一切都是她的,她比他的生命更加重要!這么多年來,他的世界就只有她一個哪!

  “我知道你現在的心情。這么多年來,你是最厚道的一個,為了計氏,為了這個家,你一直的做著和事佬的角色。你想計氏和我們好好的。你的心意,大哥很清楚。也很感激你。你人好,心地善良,也厚道。這些事不應該發生在你身上,也不應該讓你來承受……”

  “不,”計利臉色一片沉凝:“男子漢大丈夫,該承受的一定要承受。不能推御這份責任!其實我并不是大哥說的那樣,并不善良厚道。我只是表現出這個樣子而已。就像我今天過來,坐在你面前,其實就是想你拿個最終的決定。你要是再次昏迷,那我應該怎么做?”

  計權吸了一口氣,沉吟了好一會:“溫先生有沒有聯系你?或者說,你有沒有主動聯系過溫先生?”

  計利臉色微微一變,卻瞬間恢復如常:“溫先生只給了一張黑色卡片大嫂,黑色卡片不在我手上,我不知道溫先生的聯系方式。”

  “是嗎?真的是這樣嗎?”計權直直的盯著計利:“小倩跟我說過,有一次你進來了,從地上將黑色卡片撿了起來。然后交還給小倩。對嗎?”

  計利輕咳了一聲:“是啊,當時我看到黑色卡片掉到地上,也就順便撿起來了。”

  :。:
11选6有多少组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