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蒼穹九變 > 2914
  小海神獸鯤的體型巨大無比,這一點大家早就有所領教,一張大嘴完全張開以后能吞蒼穹海堡城,且完全浮出水面就是一座巨型的島嶼。

  可是小海神獸鯤已經夠大,在海神王獸面前仍然是小巫見大巫,完全無法有效的比較。

  皆因,海神王獸就像是神話傳說中的鯤,體型真大的完全不知幾千里也。

  即便不如,光是背脊也絕對有近千里的長度。

  這還是浮出水面的一部分,隱藏在水下的體型更大的夸張。

  一切,就如同小海神獸鯤當初所描述那般,成年海神獸體長一千里,力大無窮,能馱山背海,且翻個身都能夠引起一場海嘯。

  普通的成年海神獸已經如此,這海神獸中的王者,自然更加夸張。

  體積至少是蒼穹海堡城的十余倍,而蒼穹海堡城可是有兩千多艘戰艦組合連接成的龐然大物,能居住兩千余萬蒼穹希望軍。

  這比蒼穹海堡城還要龐大十余倍的海神王獸,其究竟有多大,恐怕真與神話傳說中的鯤,相差不遠了。

  故,此刻絲毫不用懷疑,海神王獸想要傾覆蒼穹海堡城,只需擺一下魚尾,就能夠輕輕松松做到。

  而海神王獸已經如此強大,更不用說還有百余只海神獸,及數以億計的海獸,已是把蒼穹集團團團圍住,十方海域都波濤洶涌,海水泛濫。

  頃刻間,蒼穹集團從二級警戒,提升至一級戰斗狀態,無數蒼穹戰士各就各位,身披量產的第八代靈裝,操控各種大威力兵器,整體還算冷靜,一舉一動,井然有序,不見絲毫的慌亂。

  同時,隨著兩千余萬蒼穹希望軍進入戰斗狀態,蒼穹海堡城也展露出它的獠牙,一個又一個大威力的火炮,對準四面八方;還有深海炸彈、魚雷等物,也進入彈倉當中,隨時可以全面爆發。

  也就是說,只要蘇陽這邊一聲令下,蒼穹海堡城四面八方,水上水下都會噴吐大量大威力的武器,不敢說毀天滅地,卻也能夠讓方圓百里尸橫遍野。

  對此,海神王獸明顯十分的敏感,覺察到蒼穹海堡城看似渺小如螞蟻,卻鋒利無比的獠牙,意念成波,擴散四方,所有的海獸都動作一頓,四面八方的散開,離開蒼穹海堡城方圓十公里范圍,只圍不攻,靜靜等待著下一條命令。

  一時間,時間仿佛在此刻靜止,蒼穹海堡城在數以億計的海獸包圍之下,屏住呼吸,似在等待著一場大戰的來臨。

  而就是在這樣的對持和僵持之下,蘇陽踏步凌空,身穿已經維修好的第八代靈裝,緩緩來到蒼穹海堡城的上方。

  同時,在蘇陽的身后,有聶凌波、戰平安、李耳為首的一種蒼穹集團頂尖強者,皆散發著驚人的氣勢,依次排開,穩穩站定,凜然不懼。

  見到這一幕,海神王獸的巨大瞳孔,立刻就冷冷收縮一下。

  威脅!

  海神王獸已經清楚的感覺到了某種威脅,及清清楚楚的判斷到,領頭的蘇陽在戰斗力方面,已經絲毫不遜色于它。

  還有,蘇陽身后的戰平安、聶凌波、李耳三人,氣息、實力也絲毫不弱,也是能夠與海神王獸掰腕子的強者。

  麻煩了!

  身為智慧生命,海神王獸知道一對一跟蘇陽單挑,恐怕都不一定能贏,再加上三位同等層次的強者,到時候四打一,必敗無疑。

  且此基礎之上,還有一眾稍遜一線,但并不遜色多少,至少要比那百余只海神獸要強的強者,這更是遜色一線。

  更不用說,在這些強者的身后,還有那么多精銳的戰士,各個散發著煞氣、殺氣,啃起來,絕對能夠崩掉幾顆大牙。

  也就是說,這一戰不是不能打,可是打了起來,后果難料,很大的幾率兩敗俱傷。

  若是發生這樣的情況,那么對于海獸一族來說,無疑會是一場重創。

  是的,這一次海神王獸帶來了大量海獸一族的精銳,若是在這里蒙受了巨大的損傷,絕對會令海獸一族實力下滑八成,已經不足以抗衡海王族、人魚族。

  到時候,以死海最殘酷的紛爭,海王族、人魚族絕對不介意,把海獸一族吃干抹凈,連皮帶骨頭吞的干干凈凈。

  面對這足以動搖海獸一族根基的戰爭,海神王獸也是頭疼,不敢有絲毫的輕舉妄動。

  而就在海神王獸感覺到棘手之際,蘇陽則笑著說道:“在下蘇陽,有禮了!”

  海神王獸沉吟片刻,巨大的體型擠開四周的海獸,微微抬起上半身,聲如悶雷一般洪聲說道:“吾為海獸之王——敖!”

  蘇陽緩緩點頭說道:“敖王如此大動干戈,圍我蒼穹海堡城,可是為了鯤而來?”

  海神王獸敖冷冷說道:“陸上人,大海本就不是你該來的地方,如今還綁架吾族之子,汝是在挑釁吾之海獸一族嗎?!”

  吼~!

  萬獸齊鳴,數以億計的海獸發出驚天動地的怒吼聲,震的海水波濤洶涌,大量的水花濺開,聲勢駭人。

  可是蘇陽不為所動,不緊不慢,在數以億計的海獸怒吼聲中,聲音仍然清晰無比的傳入海神王獸的耳中,淡淡說道:“何來綁架之說?敖王可不要聽信讒言啊!”

  海神王獸敖微微拍尾,隨著一聲巨浪在海面上炸開,轟轟聲中,壓制住數以億計海獸的吼叫聲,待平息之后,才殺意森然的說道:“讒言?哼~!吾族從不做蠅營狗茍之事,反到是汝等陸上人,陰謀詭計,背信棄義的事情,還少做了嗎?”

  蘇陽淡然一笑,隨意道:“既然如此,是誰說我等綁架了鯤,就請站出來對質吧!”

  海神王獸敖毫不遲疑的命令道:“潤~!出來告訴這陸上人,他是如何殺吾海族,囚吾族之子的!”

  在海神王獸敖下達命令的時候,百余只海神獸之中,有一只海神獸一直在后退,神色之間,暗含幾分驚慌。

  這只海神獸,蘇陽早就注意,畢竟百余只海神獸之中,就它行動最詭異。

  故,蘇陽一直在把問題往它身上引,沒想到海神王獸敖如此配合,竟然毫不猶豫的配合蘇陽,不給這只海神獸任何機會。

  對此,蘇陽并不意外,因為小海神獸鯤還掌握在他手中,而他本身也擁有與海神王獸敖對等談話的資格。

  沒錯,事情如此的順利,關鍵還是建立在實力之上。

  東海發生了這么多事情,海神王獸敖身為東海絕對的王者,它自然不可能什么都沒有發現,也不可能沒有覺察到下面的小動作。

  只是海神王獸敖并不在意,亦或者說它就算在意,也不能表現出來。

  不管怎么說,那都是一只珍貴的變異海神獸,縱然有錯,也是海獸一族自己的事情,與陸上人沒有任何關系。

  因此,海神王獸敖大張旗鼓的包圍蒼穹海堡城,準備一口氣滅掉,一邊奪回小海神獸鯤,一邊讓這場陰謀變成一本糊涂賬。

  之后,海神王獸敖有得是時間教育自家不爭氣的孩子,且維護了海獸一族的顏面,并避免事態更進一步惡化。

  至少,當這場陰謀變成糊涂賬以后,海神王獸敖不用率領海獸一族跟人魚一族打仗。

  是的,這才是海神王獸敖的真正目的,若是把一切都擺在明面上,為了維系海獸一族的尊嚴,免不了要跟人魚族大干一場,即便是贏了也討不得什么好處,還極有可能讓海王族漁翁得利,占一個大便宜。

  總而言之一句話,打仗可以,但時機未到。

  然,海神王獸敖的小算盤,雖然打的啪啪響,可是卻錯估了蒼穹集團的實力,在足夠對等談話的資格面前,在足夠的實力面前,一切所謂的陰謀都是一個笑話。

  故,海神王獸敖在見識到蒼穹集團的強大之后,只能果斷棄車保帥,忍痛懲罰海神獸一族的大皇子潤,用它來制止這場戰爭,等以后再找回面子。

  是的,海神獸一族的大皇子潤,就這么被海神王獸敖給放棄了。

  很顯然,海神獸一族的大皇子潤,也已經意識到這一點。

  畢竟,這里面有海神王獸敖的算計,又何嘗沒有海神獸一族大皇子潤的算計在里面呢?

  海神王獸敖的脾氣和風格,顯然早就已經被海神獸一族大皇子潤給摸的清清楚楚,深知它首先會保護自己人,維系海獸一族的顏面,先把陸上人給鏟除了,才會待事態平息之后,懲罰他。

  于是乎,海神獸一族大皇子潤干脆將計就計,故意歪曲事實,讓海神王獸敖率領海獸一族進攻蒼穹集團。

  到時候,面對生死存亡之際,蒼穹集團想要活下來,必然會用小海神獸鯤來做要挾,并極有可能來一個魚死網破。

  待那時,蒼穹集團殺了小海神獸鯤,不僅可以幫助海神獸一族大皇子潤解決后患,還能夠免除掉自身的懲罰。

  沒錯,等海神獸一族只有它大皇子潤能夠繼承海神王獸的力量,無論海神王獸敖無論多么的憤怒,為了海神獸一族、海獸一族,也只能放過大皇子潤,并把力量傳給它。

  甚至,到時候就算有懲罰,估計也是雷聲大雨點小,被關上幾年,還會放出來。

  更重要的是,小海神獸鯤最后是死在陸上人手中,比死在人魚一族手中要完美太多了。

  憑此,大皇子潤就可以以此為借口,假意聯合海王族、深海族、人魚族,對陸上人發起復仇之戰,并在這樣的戰斗中,鏟除異己,消弱其它三大海族的實力,未來就可以率領海獸一族崛起,統一死海。

  等死海一統,大皇子潤就是死海之王,如此榮耀,這點微不足道的污點,也遲早會掩埋在歷史的真相之中。

  總之,海神王獸敖的算計不少,大皇子潤也一樣不含糊,都有自己的小算盤,打的可謂是啪啪響。

  只可惜,想法是好的,現實卻是殘酷的。

  通過與小海神獸潤的談話,看似都是無聊的廢話,可是蘇陽已經摸清楚海神王獸敖和大皇子潤的風格,也對海獸一族有了充分的了解。

  最后,只要展示實力,促成談話,一切陰謀詭計,都不過是一個笑話。

  對,這世間,無論是海里面也好,陸地上也罷,終究還是以實力說話,就是如此簡單。

  現在,蘇陽通過展示,證明自己有對等談話的資格,無論海神王獸敖愿意不愿意,你都得老老實實坐下來談。

  而只要坐下來談,無論海神王獸敖、大皇子潤有多少陰謀詭計,都毫無意義。
11选6有多少组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