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一世獨尊 >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神秘古殿

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神秘古殿

 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

  等到林云再次醒來時,已經處在一片荒蕪的殿宇內。

  殿宇很古老,空曠而高聳,墻壁上繪畫著一些龍族圖案,以及某些恢弘浩蕩的畫卷。

  歲月流逝之下,圖案都很模糊,只能依稀看到一些大致。

  只是純粹的繪畫,并沒有特殊的靈紋,亦或者其他武道意志附加在其中。

  好痛!

  林云揉了揉頭,閉上雙目。

  等到再次睜開眼時,目光中出現了一絲茫然,他看了眼手邊的葬花劍才稍稍心安。

  他響起了煉妖樹上古怪的笑聲,記憶中最后的畫面是一張恐怖的笑臉,然后……其他的事情就再也想不起來了。

  安流煙!

  林云回頭看去,安流煙正躺在身邊,神色凝聚,眼眸緊閉有節奏的呼吸著。

  “呵,林兄弟,醒啦!”

  房間外腳步聲響了起來,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。

  林云抬頭看去,正是之前跑丟了的蕭云,他面露笑容神色輕松,看向林云的神色頗為古怪,以及……曖昧。

  “呵呵,想不到你和安星使關系發展的那么快,貼的那么禁,我費了好大勁才把她的手掰開!”

  蕭云擠眉弄眼的笑道。

  林云稍稍一怔,旋即醒悟過來。

  最后那張笑臉的主人,應該就是蕭云本人了。

  安流煙手抓的那么禁,可能僅僅只是嚇得,那會林云都被嚇了個半死。

  “這地方究竟怎么回事?”

  林云出言問道。

  蕭云若有所思,道:“這地方像是一處龍族古殿,可又有些不太對勁,具體如何我還沒弄清楚。”

  林云看了他一眼,感覺對方知道了些什么。

  “煉妖樹呢?那些魔靈古尸,怎么都活過來了……而且笑聲……”

  林云回憶起那一幕,依舊忍不住打了個寒顫。

  他不是濫殺無辜之輩,可劍下亡魂不知道死了多少,心志堅韌遠非常人所能比擬。

  否則,也不可能將劍意修煉到如此高的境界。

  可之前所見的畫面,依舊是平生從未見過的大恐怖,稍稍一想就頭皮發麻。

  噗!

  蕭云輕笑道:“你不會是被嚇死過去了吧?哈哈哈!”

  他大笑不止,讓林云有些茫然。

  半響,聽完他的解釋后,林云才稍稍明白過來。

  那些魔靈古尸,并沒有活過來,只是風吹過來時,會震動他們的牙齒。

  嚇壞林云和安流煙的女子笑聲,也是因此而來,并沒有什么特別恐怖的事情。

  不過煉妖樹確實古怪,那些古尸魔氣未消,聲音會蘊含著常人難以抵擋的魔音。

  若是長時間被侵染之下,會無限擴大人心中的恐懼,不過只要提前離去就不會有什么事。

  “不過這群死尸,沒有什么威脅,這地方真正的大恐怖在于其他存在……”

  蕭云笑意收斂,神色凝重的道。

  通過蕭云的解釋,林云才明白,這地方到了晚上之后天色會完全變暗。

  而這片宮殿群,所有的宮殿圣光也都會黯淡下來。

  當風起之時,笑聲響起,也意味著天色要黑了。

  天黑之后,唯有山頂的白色殿宇依舊有光芒存在,它也成為此地唯一完全之地。

  其他區域會有魔尸橫行,從而變得極度危險。

  這地方也有龍血魔尸?

  林云臉色微變,和這群魔尸打

  過交道后,他實在不想做太多接觸。

  “她沒事吧?”

  蕭云看向躺在地上的安流煙,出言問道。

  “她傷勢不重。”林云道。

  安流煙沒有受傷,反倒是他自己傷的不輕,到現在都還未徹底恢復。

  借此時間,林云再吞下一枚枯玄丹,隨著神霄劍訣的運轉,將損耗的血氣以及受傷的五臟六腑緩緩恢復。

  大概兩個時辰過去后。

  林云的傷勢恢復到七成左右,傷勢勉強穩定下來,只是狀態離巔峰還有點距離。

  無論是燭龍之目,還是窮奇之力。

  對現階段的林云來說,所付出的代價都大了些,這兩種力量太過逆天。

  一旦施展,會祭出遠超他現在境界的殺傷力。

  蕭云來到房間外,神色顯得很謹慎,小心翼翼的盯著外面。

  嗖!

  林云睜開雙目,一步邁出直接來到他身后,朝著殿宇外看去。

  就見這座龍族宮殿外部,游蕩著數不清的龍血魔尸,一雙雙血色眼眸,在黑夜里釋放出可怕的邪光。

  不過當他們靠近這座宮殿時,立刻被宮殿上籠罩的圣光彈飛出去,圣光涌動,龍威浩瀚。

  “這太可怕了吧?”

  不知何時,蘇醒過來的安流煙,來到兩人身后俏容微變。

  “還好,只要待在這座殿宇就不會有事,白天就可以出去,不至于被困在此地。”蕭云擠出一抹笑意,勉強安慰道。

  林云若有所思,沉吟道:“你在這片區域,有碰到什么特殊的地方?”

  “特殊?哪方面的特殊?”

  蕭云問道。

  “有空間波紋,或者時空錯亂的區域。”林云道。

  這地方終究存在于過去,若是找不到輪回節點,一樣要被困死在此地。

  “沒有,我就記得找寶貝了!”

  蕭云撓了撓頭,道:“這地方除了煉藥術以外,還有一些其他圣樹,都比外界的要珍稀,就是比較危險,我到現在才尋到三枚圣果。”

  林云搖了搖頭,沒有接話。

  他目光看向外面,數不清的龍血魔尸身上帶著腐臭之味,像是從地底爬出來的一樣。

  她們圍著宮殿,不停的發起攻勢,即便失敗也在做著嘗試。

  林云忽然道:“為什么這些龍血魔尸要圍攻這座宮殿?感覺像是某種本能一樣,其他宮殿都在晚上黯淡無光,就這座殿宇的圣光依舊璀璨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

  蕭云笑道:“你說的這個我早就想到了,你是想說這座殿宇有寶貝吧?我早就搜了好幾遍,全是空的什么都沒有……”

  林云看了他一眼,道:“你還記得,我們在洞穴中采摘的冰屬性圣藥,全都化成了光點嗎?”

  “這個自然記得。”

  “我沒看錯的話,那些光點都流到了這座殿宇,所以它才至今都能綻放圣光,這地方一定有古怪。”

  林云說完,轉身在這殿宇快速搜尋起來。

  宮殿巨大,房間很多,可和蕭云說的一樣。

  幾乎全是空的什么都沒有,連一些日常裝飾都沒有,甚至連桌子都沒有。

  半刻鐘后,林云重新回到殿宇中央,看著墻壁上的繪畫若有所思。

  唰唰唰!

  他長袖輕揮,將墻壁上灰塵吹落,墻壁上的畫卷漸漸清晰起來。

  “只是一些畫卷罷了,我早就注意到了,沒有什么特殊之處。”蕭云嘟嚷道。

  “這個白衣人你也注意到了?”

  “什么白衣人。”

  蕭云抬頭看去,先是一愣,旋即神色大驚:“這怎么可能?”

  之前墻壁上只有些殘破的神龍圖案,可眼下灰塵被掃盡之后,在諸多神龍簇擁之下還有一幅人物畫像。

  只是畫像太高了!

  高達數百米,之前塵埃太多,加上畫卷較為殘破。

  不注意的話根本就無法發現,只能將其當成白色的背景,完全無法注意還有一道人像。

  白衣人腰佩寶刀,豐神俊朗,雖然只是一幅畫像,可越看越讓人敬畏。

  其勢如天,宛若神明!

  “你認識這幅畫像?”

  林云發現蕭云的神色很古怪,出言問道。

  蕭云驚醒過來,搖頭道:“不……不認識。”

  “他在撒謊,不過沒事,這畫卷的主人我認識,我知道她是誰!”

  耳邊出現一道傳音,是安流煙的聲音,她暗中告訴林云認識這幅畫卷的主人。

  林云眼中閃過抹異色,這還真是有意思。

  遠古時期的畫像,自己身邊這兩人居然全都認識,就他一無所知。

  “這人是一個禁忌,神龍帝國如今不準提及此人,只在圣古世家的古籍上才有資料。”安流煙的聲音再度傳來:“解釋起來很復雜,我回頭與你細說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林云點了點頭,仔細打量起這群龍簇擁的壁畫,越看越覺得有玄機。

  可始終找不出其中門道在哪里!

  林云退后幾步,半響他的身后,再度出現一幅畫卷,正是太古兇獸燭龍星相。

  “別……”

  安流煙瞧得此幕,臉色微變,連忙出言勸道。

  上次林云施展此術之時,七竅流血,尤其是眼睛有鮮血不停溢出,她都差點以為林云要瞎了。

  “沒事,我有分寸。”

  林云深吸口氣,眼下這等情況,容不得他慢慢去找。

  因為這地方很有可能,真的藏著一根神龍骨!

  燭龍之目就算是有危險,也得冒這個險,他沒得選擇。

  咻!

  林云眼中燭火重現,吾有神眸分日月,一氣呼來萬古寒!

  在燭龍之目的注視下,世間一切虛妄都會破除,種種玄奧會一一顯現。

  將要支撐不住時,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,輕聲道:“找到了!”

  他眼角血淚不停流淌,趕緊閉上雙目緩緩運功恢復,待到再次睜開雙目時,臉色已經好了許多。

  如果只是單獨祭出燭龍之目,情況會稍稍好上許多。

  安流煙上前,取出手帕將林云眼角的血淚擦拭,而后吹了口氣,笑道:“好啦!”

  手帕不知涂抹了什么濕潤冰寒,擦拭一圈后,林云雙目的刺痛感竟然全都沒了。

  “這是什么?”

  林云驚奇的道。

  安流煙微微一笑:“秘密。”

  “咳咳,我說你倆,是不是忘了身邊還有一人。”蕭云頗有怨氣的說道。

  林云笑了笑,他騰空而起,將紫金龍紋聚集在自己的右手上。

  而后一掌拍出,手掌直接印在那刀柄上,磅礴龍紋帶著龍威不停涌入其中。

  頓時間,有一股股氣勢在刀柄中匯聚。

  咔擦!

  等到這股氣勢匯聚到極致,畫卷中的那柄刀忽然拔了出來,直接劈開一道空間裂縫。

  【兩章一起寫的,后面一章還差點字數,我先傳一章,第二章大家明早來看。】
11选6有多少组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