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> 第6252章 另分小隊

第6252章 另分小隊

  陳陽一行人借助陣法,隱匿了行蹤,當跨越陣法范圍,突然出現在溪緣谷上空,把靈鷲山的守軍,都嚇了一跳。

  瞬息間,靈鷲山的守軍,全都被斬殺。

  畢竟這里不是正面戰場,靈鷲山就算安排守衛的人再多,也不過數百人。

  之前有一百多人前去主戰場支援,剩下的人就更少。

  邊界處雖然守衛森嚴,但也不過幾十人。

  擊殺對方之后,陶迢一馬當先,率領眾人沿著一條小溪,朝著山谷中飛馳而去。

  可就在這時,溪水之中突然卷起一條水浪,化作巨大的蟒蛇,朝著陶迢一行人沖上來。

  “退。”

  陶迢大驚,沒想到這溪水中居然有陣法。

  雖然他們對溪緣谷中的信息,進行了全方位的調查,但畢竟現在雙方對陣,消息隔絕,他們能掌握的信息很少。

  所以,那水蛇的攻擊,倒是出其不意。

  陶迢和陳陽還好,都抵御住了水蛇的沖擊。

  但其他的修者,情況就不太妙了。

  那溪水之中,出現了至少幾十條水蛇,除了最前面的陳陽、陶迢之外,其他的水蛇似乎是選擇性地攻擊在場境界較低的修者。

  只是這一波,就死了幾十名霸侯及數位地師。

  雖然之前一切順利,但真正到達了溪緣谷,戰斗才開始。

  可以說,他們是出師不利。

  眾人都變得面色凝重,看向前方曲折的安靜山谷,總覺得不知還有什么樣危險,在等待著自己。

  可既然來了此地,哪里有退縮的道理呢。

  除非死亡,否則,必須繼續執行任務。

  “小心,小心……喝!!”

  陶迢的云音螺中傳出陶緒的聲音,語氣急促、緊張,似乎是想提醒什么,但又進入了戰斗中,來不及多說。

  顯然,陶緒那邊的狀況,并非預料中的那么順利。

  陶迢等人的面色,變得更難看。

  一時間,陶迢停了下來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猶豫,要不要繼續前進。

  作為此行的首領,根據實際情況,他是有權利,確定是否繼續執行任務。

  一些修者的心里,已是在期待著,能夠撤退。

  畢竟,他們只是依附于云上之城,可不想為了別人的少主,去送上自己的性命。

  剛才那水蛇,實在厲害。

  如果再來一次,說不定就輪到自己去見閻王了。

  可陶迢并未退縮,狠狠的一咬牙,身形一縱往前而去,道:“走。”

  眾人愣了下,只得繼續跟上。

  經歷了水蛇攻擊之后,眾人都變得更警惕,打起了十二分精神,隨時關注周圍的一切變化,避免遇險。

  行進了數千米,陶迢突然轉頭對陳陽道:“情況比預料中的危險,我們兵分兩路,我從正面進攻,你帶幾個人,從東側繞行,看看能不能找到縫隙,進入他們的營地,把少爺、小姐救下來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陳陽認可這個方案,既然正面沖擊遇到了阻礙,那么只能迂回解決。

  雖然陳陽有大炮壓陣,但誰知道,對方會不會安排了九重圣師,看守陶小桐呢?

  所以,不到萬不得已,陳陽不會讓大炮出手,必須留做最后的手段。

  陶迢點了十個人,全都是高階天師,交給陳陽帶領。

  接著,他們便兵分兩路,繼續朝著前方進發。

  整個溪緣谷很大,分開之后,不多時,陳陽就感應不到陶迢一行人的能量波動,也不知是隱匿起來,還是距離太遠。

  但西北方的陣陣巨響,卻讓陳陽明白,陶緒帶領的小隊,正在那邊激戰。

  “必須盡快,否則陶緒支撐不住,無法牽制對方,計劃就徹底失敗了。”

  陳陽低聲喃喃,對身后十名天師道:“加速。”

  可是,那十名天師,只有其中兩名云上之城的修者,聽從他的號令,立刻加快了速度。

  另外八人,都是其他勢力依附而來的修者,依舊不急不慢地綴在后面。

  陳陽勃然大怒,呵斥道:“加速,你們聽不懂嗎!?”

  其中一名九重天師道:“前輩,我們并非不聽從你的號令,而是現在的情況擺明了,對方對陶倔、陶小桐的守衛,比預想中的森嚴,我們想要救人,談何容易。”

  另一人道:“我們從東面突入,說不定剛剛進入對方的營寨,就被包圍剿殺。以我之見,不如現在就撤退,避免不必要的傷亡。”

  陳陽早就料到,來自各勢力的修者,就不要想什么萬眾一心了,但沒想到,對方居然如此囂張,絲毫不忌憚他這位一重圣師,直接違抗命令。

  他面色一沉,冷聲道:“誰如果違抗我的命令,我現在就以違抗軍令處置,當場格殺。”

  此言一出,對方不禁沒有害怕,反而啞然失笑。

  見此,陳陽頗為不解。

  他身旁的云上之城修者,面露尷尬之色,傳音道:“陳前輩,你是不知道,這些人背后的宗門雖然依附云上之城,但如今的戰況,我們又何嘗不是借助他們的力量呢?

  或許日后,我們可以秋后算賬。

  可現在,卻不能。

  我們并沒有私自處決他們的權利,就算他們違抗命令,回去之后,也只能把他們交給他們的宗門處置。

  若是私自處決,只怕引起爭端,就算他們畏懼我們云上之城,不敢公開表態,但日后出工不出力,終究是個麻煩。”

  “這就是他們違抗命令的原因?”

  陳陽微微皺眉,抬頭看向那八名其他勢力的修者,此刻也不是浪費時間的時候,他沒有細想,轉身就走,道:“你們不去也罷,就在這里等著,或者自己回去。”

  說完,陳陽帶著兩名云上之城的天師修者,揚長而去。

  那八名其他勢力的修者,并未忌憚什么,反而都松了口氣,認為陳陽此行必死,他們回去后,就說自己是逃出來的,誰也怪不了他們。

  前進了幾千米后,陳陽身旁名為陶羽的修者,面露為難之色,苦笑道:“陳前輩,只怕此行陶迢前輩的安排……并非你所想的那樣?”。

  “什么意思?”陳陽面露不解之色,但依舊趕路。

  “阿羽,何必再遮掩,我來說。”另一名名為陶殊的修者面露憤恨之色,對陳陽道:“只怕我們三人,都是出去送死的!”
11选6有多少组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