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跨越時間線 > 第959章 最后的道別

第959章 最后的道別

  聽到天命少女給予了肯定的答復,費君帥看向另一個自己,問道:“那你呢?你接受這個提議嗎?”

  費君帥看著身旁這位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,等待他的回答。

  另一位費君帥聽后,明顯露出了期待的表情。

  不過他細想之后,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慮:“那要是我去到你那邊的世界,我能夠安全嗎?在你那邊的世界,你應該沒有做過什么犯法的事吧?”

  費君帥聽后頓時一笑,道:“殺過大洋聯盟國和北合眾國的軍人算嗎?”

  聽到費君帥用開玩笑的口吻說出這兩件讓人聽得心驚的事,另一位費君帥當場猶豫了。

  “你說的都是真的?”另一位費君帥心虛的尋求確認。

  “真的。”費君帥點了點頭。不過他趁著對方在拒絕自己的提議之前,接著剛才的話補充道:

  “不過我和新盟之刃里的人有關系,可以讓他們安頓你。嗯,新盟之刃是新盟一個尖兵形式的特殊組織。當然,你要是希望加入噬神的話,我也同樣有辦法。”

  “噬神,就是那個人所在的組織嗎?不用不用,不必麻煩了。”另一位費君帥連忙拒絕了費君帥的第二個提議。

  “那好吧,我愿意跟你們一起去。”最終,另一位費君帥還是接受了費君帥的邀請。

  解決了另一位自己的安排后,費君帥剩下的事,就只剩下道別了。

  這時,客廳內響起了門鈴的聲音,管家連忙開門出去。

  沒過多久,管家就領著一男兩女進來。

  費君帥看向進來的三人,臉上露出笑容。

  “我又回來了。”

  被管家帶進來的,正是白嬌嬌,寧湘云以及王譽熙。

  才剛進門,白嬌嬌就朝客廳內掃視。很快,她的目光就聚焦在費君帥的身上。

  就在不久之前,費君帥在電話里已經告訴過白嬌嬌,他找到回去的方法了。

  而目前他就在莫城黃秀芬的別墅內,希望她們能過來,做最后的道別。

  聽到這個消息時,白嬌嬌當場愣住了,她既驚訝于費君帥的回來,又對費君帥的即將永別感到難過。

  不過無論如何,她都是要過來見費君帥的,畢竟,這恐怕真的是最后一次見面了。

  但當她的目光集中在費君帥身上后,很快,她就注意到費君帥身旁的天命少女,以及兩人保持相握的手。

  看到這一幕,無數的念頭瞬間在白嬌嬌的大腦中閃過。

  最終她克制住跑過去詢問那位年輕女子身份的沖動,輕輕點頭,回道:“嗯,我們當時并不遠。”

  相比起白嬌嬌的克制,王譽熙的反應就明顯得多了。

  他快步走過去,邊走邊用喜悅的語氣對費君帥說道:“費教官,噬神的人沒對你做什么吧?當時你走得那么急,我好怕你會遇到危險。”

  聽到來自王譽熙的關心,費君帥心暖滿足一笑,回道:“沒有,在他們眼中,我還是有一定價值的。至于后來發生了一些意外,導致我回到了莫城,并且找到了天命少女。”

  說著,他看向身旁的天命少女,給三人介紹道:“我給你們介紹,這位就是我之前提到過的天命少女,她擁有穿越時間的能力,可以幫助我回去原本的世界。”

  天命少女嘴角含笑的看著三人,禮貌點頭,道:“你們叫我曉琪就可以了,我們必須保持手掌接觸的狀態,否則我將會陷入昏迷。”

  天命少女微微抬起與費君帥相握的左手,這句話明顯是告訴白嬌嬌的。

  聽完天命少女的解釋,白嬌嬌頓時松了口氣。

  而隨著三人的靠近,這時終于看到了坐在背對門口沙發上,正沉默喝茶的這位男子的相貌。

  但看到這人的相貌后,白嬌嬌三人受到了更多的驚嚇。

  因為那人的相貌與費君帥長得幾乎一模一樣。

  “你是……死亡行蝎?!”白嬌嬌充滿戒備的問道。

  只見另一位費君帥轉頭看向她,臉上盡是迷茫。

  “死亡行蝎?你在說什么?”

  見白嬌嬌誤會,費君帥馬上解釋:“他是這個世界真正的費君帥,而死亡行蝎,只是一個外來者。”

  說著,費君帥為三人簡單的解釋了一遍老頭子與另一個費君帥的關系。

  聽完費君帥的簡單科普后,王譽熙略顯失落的問道:“費教官,你真的要走得那么急嗎?其實多留一個星期也沒有關系吧。”

  “不行了,我從噬神島上突然消失,要是被其他使徒發現,他們很快就會追查到這里,到時候我想回去,就會變得非常艱難。”費君帥搖了搖頭,道。

  他又看向寧湘云,對她說道:“這次我回到噬神島,對龍爪源力進行了一定的強化,讓源力與自身融為一體。融合之后的龍爪源力,多了兩種龍鱗鎧甲的形態,其中一種,就和你的龍鱗鎧甲形態一模一樣。”

  寧湘云聽后大為驚訝,并且請求費君帥分別展示三種龍鱗鎧甲形態。

  費君帥答應了寧湘云的請求,就在客廳內釋放出龍爪源力。

  因為他必須和天命少女保持牽手,所以重裝形態的雙手巨炮,他就沒有辦法做展示。

  他又把融合之后對龍爪源力的感受告訴了寧湘云,看見對方有所領悟的樣子,費君帥也希望她在未來能夠達到。

  至于另一位費君帥,在看到龍爪源力的時候,也表現得相當的羨慕,并且要求費君帥教予他。

  對此,費君帥沒有拒絕,但他在把源力教予另一個自己的時候,心中又是另一番想法。

  另一個我并沒有達到源力二次覺醒,即使他得到了龍爪源力,也只能是最基礎的狀態。

  果然,在另一位費君帥的興奮展示下,看到手臂上那一層紅色的龍鱗時,整個人呆住了。

  “怎么……和說好的不一樣?你的不是一整套全身鎧嗎?為什么我的……只有一條手臂覆蓋著紅色的鱗片?”

  看到另一個自己的反應,費君帥強忍笑意,道:“那是因為我的源力經過層層強化,你現在的形態,是最基礎的狀態。”
11选6有多少组号码